感覺好像快要滿出來了,應該倒一點點出來。

不想看花癡文的話可以不要理我,直接跳過這一篇。

 

 

是愛嗎?是愛沒錯。但到底是哪種愛呢?

很想弄明白,可是要說清楚來龍去脈真的很難。

 

作品稱不上多,消息也非常少。長期不在鏡頭前出現,卻讓人戀戀不忘。

 

那到底是什麼?

 

一個人愛上另一個人,而且一個在台灣另一個遠在日本。

說了解她其實也沒有很了解,說是粉絲好像也沒有很積極。 

 

冷靜想想覺得很奇妙,有時自己都覺得自己是變態,

以正常人的眼光看,怎麼想都覺得不正常。

 

如果不是親身遇見,連我自己都打死不會相信這是愛。

 

 

但是我得到嚴重的相思病了,一次比一次重,一波比一波還要濃烈。

非常難耐,那跟時間還有距離無關,

一發作起來完全壓抑不住,放肆地想念著。

 

 

守候這麼久以為自己已經習慣等待這件事,不喜歡公開說,

其實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說,可是終會忍不住。

像是潛伏於地表之下的熔岩一樣,不偶爾發洩出來的話可能會大爆炸。

 

如果有人來翻我日記絕對會以為,

這到底是哪個可怕的瘋狂粉絲很執著地天天在寫我好想念麻由。 

 

 

現在看東西會出現幻覺,迷走在思念的情緒之中。

日劇跟書籍都不敢多作太深入的思考,因為狂熱的意念會沿著感官爬滿全身,

擋也擋不掉,很恐怖的本能。 

我才發現原來我是這樣用盡全身心想著一個人,

察覺的時候她就已經刻在我的生命裡。 

  

 

並不是所謂戀愛,只是我單方面的愛情而已,但並不是單戀的那種。  

喜歡之後發現不只是喜歡,愛了之後發現不僅僅只是愛。

 

知道長期只愛一個人的話可能會變得狹隘扭曲,非常危險,

甚至可能會把自己逼入無可退的絕境。

 

這種極端的情緒使我有些不安,因為可以說得很絕對,

心裡也是如此認定,然而因為太確定了反而不願意親口承認。

 

無法自制地,愛到連自己也會怕的程度。

 

 

如果我愛錯人的話會很可怕,因為一次就會義無反顧陷下去。

所以直到現在我還是很慶幸,我愛的人是麻由。

可以愛上她應該是我目前為止最幸運的事了。

 

 

 

說她是我的女神一點也不煽情,在我心中她是無法與任何人比擬的。

我希望能夠有一天堂堂正正在眾人面前公開說:我就是愛著這個小女生。

說完後帶著驕傲,讓大家看看愛麻由的是一個各方面都優秀的成熟大人。

 

 

 

我想成為更好的人。

這是我現在想到的,能夠給的,最好的愛情方式。

也許沒辦法真的做到完美,可是我會努力這麼做。

 

因為我很謹慎對待這份感情,因為我愛著她。

但是我必須迂迴地愛,因為我想要守護她一輩子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上次快要爆發的日期是在4月中,這次是5月中。 

所以這思念的週期是每天好幾個小次,一個月發作一大次嗎...

 

越看著其他人就越想念她,覺得自己真是無藥可救(拍額頭

如果明天是世界末日,我最後想做的一件事是到她的面前告訴她我愛她,

然後回家和家人待在一起等待死亡。

 

因為她是我在活著的有限時間裡,最想要一直牢牢愛著的人。

 

 

 

其實這篇猶豫很久要不要發出來,不是很喜歡鎖文章,

而且這裡是我自己的地方,所以我就擅自放我自己想說的了。

 

 

是啊,我很愛她喔。

到了公開說出來不怕被批評與唾棄,

不被了解不被原諒也沒關係,坦然承認這件事的地步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如此傻氣如此堅決,只有對她,我願意說出這些。

 

 

 

......啊不對,明明只是想要稍微表達思念而已最後搞得好像在告白明志一樣...

果然這相思病得不輕哪OTZ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瑟瞳 的頭像
瑟瞳

我的咖啡,淺藍色

瑟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