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276735161.jpg 

週五去看了舞台劇。

 

等等!我發現這篇瀏覽數超乎我想像所以我後悔說了很多膚淺的話(自己掌嘴)

但是瀏覽人數已經不能倒回歸零也不能戳瞎看過這篇文的人的眼睛,

所以我只多補一句:

我看過春琴抄原著跟翻譯小說及電影,但是陰翳禮讚還沒看,

所以下面的評論可能有點不公平,先在這裡說對不起了(跪

 

 

偶然在系上的公佈欄看見春琴的宣傳海報,因為正好才看過原著於是興沖沖地訂票了...

結果因為太晚訂票而挑到比較不好的位置(菸)。

 

不過其實沒差,我這個門外漢如果占了好位置看才叫做浪費呢XD。

簡單寫一下看完舞台劇的感想,

改天有空會把書本的心得跟電影心得放上,沒空就算了(喂)。

 

 ◎陣容

導演:賽門.麥克伯尼
主要演出:深津繪里
製作:英國合拍劇團、日本世田谷公共劇場

原著:谷崎潤一郎

 

◎原著大綱

盲琴師春琴與她的僕人兼學生佐助之間的奇妙戀愛故事。(好短!)

 

多寫一點好了...我對這個故事的印象很深,

美學、音樂、藝術、耽美、唯愛,同樣是探討美學,但和金閣寺不同的是,

這是個愛情的故事,男女主角都有值得各自探討的地方,也可以分開欣賞。

 

另一個不同點是春琴抄強調聽覺,一般美學裡常提到的是視覺與想像力,

而盲人琴師追求的琴藝境界又是另一種美學表現。

 

◎舞台改編大綱

 

這個版本的《春琴》靈感來自谷崎潤一郎的春琴抄和陰翳禮讚,

除了演出春琴抄裡寫的那些情節之外,

中間還穿插現代婦女的旁白、老年佐助的敘述、作者谷崎潤一郎的心得。

 

◎英日合作

一開始看卡司還想說為什麼劇團是英國...春琴抄是日本小說呀?

 

看完導演訪談,裡面說谷崎潤一郎在寫春琴抄時文本是根據

英國作家湯瑪斯哈帝(Thomas Hardy)的短篇小說。

 

這個作家我有印象,不過不是從小說知道而是因為他有寫詩,

維基了一下他比較著名的小說是《黛絲姑娘》(Tess of the D'Urbervilles)。

 

(↓導演訪談)

 

 

◎看點

1.演員深津繪里操偶

新聞焦點第一個都是主打深津XD。劇團比較特別的設計就是

女主角春琴由人偶代替,而深津負責操縱人偶的聲音、頭部及左手。

 

2.時空的代換

原著本身就有些考據的敘述感,舞台同時呈現了人物與文字的交疊。

 

其實春琴被翻拍過很多版本,

舞台劇裡有句話「然而這個故事只發生在以前嗎?」(這句沒有照翻...但大概是這個意思)

以現今社會的看法,男女之間的戀愛關係是否能以這個故事作為對照參考呢?

我覺得這一點蠻有意思的。

 

3.三味線的聽覺欣賞

裡面演員名單裡的本條秀太郎是三味線宗師與作曲家,

整齣劇的主要音樂幾乎都能聽見他彈奏三味線。

雖然我是不太懂啦,但因為我學過二胡和吉他所以對絃或彈撥類樂器蠻喜歡的,

如果台灣的傳統音樂也放入舞台劇創造新形式的話應該也不錯吧?

(→每次看國外有好的東西都會自動想問台灣有沒有的雞婆人士)

 

 

  (新聞介紹↓)

 

◎觀後感

全劇我只認識深津繪里怎麼辦XDD

好吧,明知不專業還是要寫一下我自己的主觀感想。

 

在多種版本中我喜歡的是原著>翻譯小說>舞台>電影,

這大概跟個人喜好有關,原版本讓我印象最深,我認為已經是完整之作,

舞台的稍作改編雖然鮮活了角色,情節也充滿戲劇張力,但總覺有點多餘。

穿插現代反而打亂原著的節奏感,延伸的部分沒有特別打動到我。

不過忠於原著的那些部份就很生動了,很有既視感。

 

電影的話我看了山口百惠的版本,男女主角的戀情被放大美化,情節雖流暢,

但是感動我的那些點也跟著平滑處理了。

 

強調的地方不同倒沒有什麼優劣之分,我個人喜歡舞台大於電影,

這次去看的感覺整體來說很不錯,入戲程度比看電影深XD。

 

 

另外一定要說深津好棒!不只操縱琴偶熟練生動,

聲調上也表現出春琴高傲、尖銳刻薄的感覺。

 

雖然說演員裡我只認識深津,不過我很喜歡擔任旁白的立石涼子,

幫助整齣戲增添許多活潑的內容。

 

我去的是第一場,開場白用中文跟英文向大家打招呼感覺很有誠意,

演完後全員謝幕了約6、7次,還看到導演臨時衝上台致意,怎麼這麼可愛XD。

 

 

 CF

 

◎故事探討

揣測佐助與春琴的互動很有趣,主人與僕人,老師與學生,

明明有夫妻之實,卻始終沒有夫妻名份。

 

舞台劇後面有做評論,說這就是真愛...恩,我抱持疑問的態度。

無疑地佐助的確很愛春琴,如果只是可憐春琴的遭遇,

絕對不會做到如此卑微,任由嗜虐成性的春琴使喚;

但對春琴來說佐助是什麼呢?

只是一隻指引道路的手?還是解決生理需求方便的男人?

不管是哪種,對春琴來說自尊都遠遠大於愛情,

我覺得這實在很不公平,如果這就是真愛的話。

 

另外啊,故事裡比較讓我有共鳴的是佐助的想法。

他獨自學習練琴時會閉上眼睛,揣摩春琴彈琴時的神態。

甚至到最後願意刺瞎雙眼只為消除春琴的不安。

 

愛一個人,愛到想要完全知道她的世界,甚至想盡辦法讓自己成為她,

如果春琴真的愛過佐助,我想應該是從佐助50歲也為盲人才開始吧。

佐助從14歲開始與11歲的春琴相伴,

認識這麼久真正在心靈上相依的時間卻很短暫,很短暫卻又很淒美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瑟瞳 的頭像
瑟瞳

我的咖啡,淺藍色

瑟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akiyon
  • 看報紙有看到這個表演的訊息。

    我是一直滿想看原作的,可惜住家附近的圖書館沒有。
  • 其實全文蠻短的,我記得中文版的裡面有附上原文。
    恩~我是去大學圖書館借的,另外去國家戲劇院時有看到櫃檯在賣谷崎的相關書籍喔。

    瑟瞳 於 2010/12/19 23:54 回覆